a a a a a a a a a a a “邦家”集资诈骗近百亿 公众集资款无法返还|信用卡|年利率_新闻天下——读取天下新闻

“邦家”集资诈骗近百亿 公众集资款无法返还|信用卡|年利率

货车着火直接开进消防队:1分钟灭火刷新记录(图)

原标题:我的大学被别人冒名顶替上了

【前情提要】

当年,被冒名上大学的罗彩霞曾轰动全国,如今,沈丘县33岁的王娜娜说也遭遇同样命运。王娜娜生于沈丘县新安集镇新西行政村。2003年高考后,因未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以为落榜便外出打工,之后结婚生子。2015年,她发现自己当年并非落榜,而是考上了周口职业技术学院,但被人顶替读了。找到顶替者后,对方愿付钱和解,但被王娜娜拒绝。

第一篇章

我的大学被别人冒名顶替上了

口述:王娜娜文字整理:东方今报记者董小博

我做梦也没想到,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用我的身份证号,上了我考上的大学,一直以一个教师的身份,在同一个省份生活着。

【事发】批不下来的贷款和信用卡

其实我早该发现的。

2014年,申请小额贷款,但同等条件的申请人中,仅有我没有被批准。

为啥被拒?我没在意。2015年5月,我申请交通银行大额信用卡,再次被拒。一直合作的银行工作人员告诉我,被拒原因是“个人信息不实”,银行在审查时查出我是大专学历,而我的资料上填的却是高中。银行工作人员说我是不是忘了曾上过大专。

我蒙了,自己的资料怎能忘记?

小时家穷,父母让三个弟弟妹妹辍学供我上学。为了学费,母亲还跑到郑州卖菜,日夜辛苦。

2002年我在沈丘三高参加高考,因家里地方偏远,10月份才得知没考上,又选在沈丘二高复读。

2003年,高考估分后就杳无音信,我至今还记得迟迟等不到录取通知书的心痛,和面对父母、弟弟妹妹的愧疚。这事哪能忘?

我猜测,自己的身份和教育信息,可能被盗用了。

【核实】学信网上的“王娜娜”不是我

我随即在中国高等教育学生信息网上查询,结果,证实了我的猜测。

“王娜娜”,周口职业技术学院毕业生,大专学历,2003年9月入校,2006年7月毕业。身份证号是我的,姓名是我的,出生年月是我的,照片不是我的。

这个转变了我人生轨迹的人到底是谁?2015年10月起,我和母亲踏上了找寻“王娜娜”的道路。两个月间,我们多次去了沈丘县教体局、周口市教育局以及周口职业技术学院。

沈丘县教体局答复:由于沈丘县招生办数据只能查到2007年,在周口市招生办的协助下,查找到王娜娜在2003年高考的考号、报名序号、高考分数、填报志愿,以及被周口职业技术学院录取的结果。至于如何发放录取通知书,学生有无报到、如何审查等,都建议从周口职业技术学院查询。

我们又来到周口职业技术学院,该校一名赵姓负责人表示,学校各部门领导已换了两批,无从查起了。

我不甘心!随后,同乡的老朋友传来信息,说自己与“王娜娜”是大学同学!“入学前我还以为是你呢,开学一看不是,我想着是重名。”老友抄我7名大学同学的电话,在一个个打电话询问中,我找到了“王娜娜”。

【回应】顶替者:“上了学你也当不了老师”

“王娜娜”的QQ空间里,有她的近照。这十几年间,她也结了婚,当了母亲。根据QQ留言可以看出,现在的她是一名教师。

当一名教师,是我曾经的梦想。三尺讲台的教书育人,稳定踏实的工作环境。对比现在的我,顶着高中学历,没日没夜地接业务。如果当初我上了大学,人生会不一样吧?

如果“王娜娜”顶替我的事情查清了,她的学历不保,她的教师工作还能保得住吗?

抱着纠结的心情,我打通了“王娜娜”的电话,没想到对方这样回复!

“你这样折腾有啥用?”、“你就算当年上了那个学校,你也不一定当得上老师”、“折腾到联合国我们也不怕”!然后,她换了手机号码。她的态度深深刺激了我。

【协商】 对方提出8万元和解

后来的日子里,一直是“王娜娜”的父亲跟我联系。他的态度很不稳定,一会儿说“你折腾也没用”,一会儿又说“我可以赔偿你一笔钱”。他说,可以给我8万元,只要我不再追究。为此,我们还见面谈过。

8万元,能弥补人生错位的遗憾吗?因为学历不符,我连小额贷款都申请不下来,天知道以后还会有多少麻烦事!

我想注销学历,停止“王娜娜”对我身份信息的盗用。

2015年底,在周口市教育局信访办的协调下,周口职业技术学院同意让我与“王娜娜”到学校对证。我当时心想,只要对上身份证号,就能在学校领导面前证明“王娜娜”的假冒身份。

来到学校的是“王娜娜”的父亲,他带着一张“王娜娜”的临时身份证,号码已成为412701开头的周口市民身份证号码,与当时她冒名上大学就读时,用我的412728开头的身份证号已然不同。

更重要的是,这张临时身份证的有效期是“2015.10.28-2016.01.28”,对比时间,正是在我开始寻找“王娜娜”之后!

而周口职业技术学院查到的2006年毕业生档案中,“王娜娜”确实是我的身份证号。

学校领导无奈地说:“你们自己协商吧。”

【无奈】因事情复杂放弃维权吗?

这张临时身份证是真的吗?

我又回到了周口,在周口市公安局太昊路派出所,按照“王娜娜”临时身份证上的号码,警察帮我查到了她的常住人口基本信息,包括曾用名、出生日期等,她比我小了2岁。

如果“王娜娜”已用了不同的身份证号,她为啥还能用我的学籍信息继续工作?她侵犯了我的什么权利,我又该如何维权?身边已有人劝我放弃,说这种事这么复杂,折腾到最后也不会有结果。也有人劝我说,既然人家愿意给你钱,你就收着吧,反正时间也回不去了。

那么,这场人生错位,就该以我的“放弃维权”而了结吗?

第二篇章

顶替者父亲承认5000块钱买的指标

王娜娜学历被“顶替”的遭遇是否属实?如果属实,“变身”又出在哪一个环节?2016年2月18日起,东方今报记者先后多次与周口市相关部门取得联系,并于2月22日来到周口市教育局和周口职业技术学院分别进行了核实。

周口市教育局信访办:“应该确定是顶替”

周口市教育局信访办的刘姓主任是王娜娜信访案件的经手人之一。2月18日下午,记者第一次电话联系他时,他就表示,通过王娜娜本人提供的相关证明和学信网上的资料,“应该确定是顶替”。

在前期采访中,王娜娜称,周口市教育局信访办的领导曾陪她一起去过周口职业技术学院查学籍。2月22日,东方今报记者来到周口市教育局核实了这一信息。

刘主任表示,周口市职业技术学院是归属周口市政府管的副厅级单位,“我们只能交涉”。他说,基本确定当时学校管学籍的人和“顶替方”联系过,双方确实见过面。“我中间跟王娜娜联系过好几次,我们积极地帮她去做这些工作”。

周口市招生办:招录环节没问题

那么,王娜娜当初报考时,档案是否经过周口市教育局?2月22日上午,记者见到周口市招生办公室分管高招信息的樊主任。他向记者证实当初王娜娜的档案确实曾经过教育局。

樊主任还进一步解释说,考生档案一般是由县招办整理好全部送交市招办,接着由市招办统一送到省招办,再由录取学校到省招办提取录取考生档案。

也就是说,如今在招生办,已没有王娜娜的档案,只有报考及招录信息。樊主任解释说,考生自报名起,报名时的个人身份信息,包括准考证上采集的照片、高考分数、报考学校及是否录取,“这一系列信息都是真实的”。

既然如此,换照片的事是否可能出现在县招办?“不会。”樊主任立刻回答。

“如果(在县里)换的话,那市里和省里就都对不上了。”樊主任说,招办负责的是组织考试及协助省招办的招录工作,招录环节一结束,考生如何报到就跟招办没关系了。“关键还在学校。”樊主任及刘主任都建议记者到学校核查新生报到时的情况。

周口职业技术学院:真真假假难以确定

经过与周口市招生办公室及王娜娜本人的核实,2003年高考招录时,录取通知书已采用高校直接邮寄给考生本人的形式。按照常规新生报到情况,新生在入学时,需携带录取通知书、准考证等证件。王娜娜虽从未见过自己的录取通知书,可如今,她还持有当年高考时的准考证。

那么,周口职业技术学院在新生入学报到时的身份核查是如何做的?学校如今保存的学生档案里的“王娜娜”又是真的王娜娜吗?早在2月18日下午,记者就曾电话联系周口职业技术学院学生处、纪检处多位负责人,得知当日是该校行政人员新学期上班第一天,也是学校领导班子调整后名单公布的第一天。原来分管学生处工作的领导均调了岗,一时间竟也找不到人回应此事。

当日,周口职业技术学院宣传部门的负责人“高书记”表示,碰巧见过王娜娜及“顶替者”的父亲,“(他们)双方也见面了,没谈拢吗?个人诉求满足不了。”他说,双方见面交涉,学校没有参与。

那么,学校对此事查到哪一步了?高书记说,周口市教育局信访办的同志曾和王娜娜一起来过学校,查过学籍。

“王娜娜觉得不是她本人。”高书记说。

“不是有照片吗?”记者问。

“有照片,可这都十来年了,特别是女生,我们不敢确定的。”

对于如今王娜娜注销学籍的诉求,高书记说,假如真是顶替的,学校也没权力注销,只能递交报告给省教育厅,等待进一步核查信息。

“由谁来核实是否顶替的呢?”记者问。

“得教育厅吧,或者市教育局。”

“可我看教育局信访意见里写的,是让上访者来学校核查呀。”

“俺们查了啊,查了就是学籍那情况。她(王娜娜)一直没递交材料,真正的诉求也没沟通清。”

进展:递交书面材料学校启动“注销程序”

2月22日下午,记者陪同王娜娜来到周口职业技术学院递交材料。见到高书记后,他仍告诉记者,因为调岗,学校分管学生处的领导暂无法回应关于新生报到及核查学生信息的问题,也无法让记者查询王娜娜的学籍信息。

当日,按照高书记的要求,王娜娜手写一份书面材料说清诉求,留在其办公室。高书记表示,递交了书面材料,学校就将开始启动“注销程序”,逐一核查信息。

2月23日早上,高书记致电记者,称王娜娜给的材料已递交学校相应部门。

顶替者父亲:花5000元买的大学“指标”

直到截稿,周口职业技术学院仍没有回应关于新生报到时的核查问题。

那么“顶替”如果属实,是如何完成的呢?

在王娜娜提供的录音记录里,记者发现,当王娜娜质疑“顶替者”的父亲是如何拿到自己的录取通知书时,“顶替者”的父亲曾这样回答:“我那时候是5000块钱,听人家说能上学,对不对,那是求学心切啊……那是中介,俺在那看分呢,一看,没有(考上)。(中介)就过来问我说,你想上学不想啊,我说想上学啊,不想上学还考啥。他说,我管叫你上学,但你得出点钱。”

事实当真如此吗?自2月17日至今,记者就多次电话、短信联系“顶替者”的父亲,除第一次电话接通后被匆忙挂断外,之后再也没有接通过。记者曾在2月22日请周口职业技术学院联系“顶替者”的父亲,该校表示也曾联系到人,但当事人仍是不愿接受采访。

第三篇章

比起挖出“王娜娜” 是谁什么才是最值得我们关注的

东方今报记者董小博/文张晓冬/图

王娜娜的遭遇不是个例。近些年,有关冒名顶替上大学的报道不断见诸报端。对于王娜娜事件中所出现的问题,东方今报记者逐个进行梳理,并试图在采访中寻找答案。

【追问】

王娜娜为何要坚持注销学籍

王娜娜说,自她2003年高考结束至今,用了很多次身份证,却一直没用到学历,直到银行审查资格才发现真相。如果不注销学籍,王娜娜她的生活将受到极大影响。

原因就在这身份信息与照片不符的大专学历上。

王娜娜说,在申请银行贷款时,银行要核查个人信息。

王娜娜如果在学历项填“高中”,则会与学信网上的“大专”不符;如果填“大专”,则银行在调取第一学历毕业照片时,又会发现照片跟王娜娜本人不符。

如果不注销学籍,她这一辈子都没法贷款买房、车,没法办任何银行信贷业务。

拿着身份证和户口本咋还证明不了自己?

2015年8月22日,公安部通过“打黑除四害官方微博”,发布了18 个不该由公安机关出具的证明时,就曾在“持有身份证和户口本等合法证件,要求派出所出具身份信息证明的”一项中,明确提出:“身份证和户口本是公安机关为公民发放的法定身份证件,派出所无需再出具其他身份信息证明。”

而在王娜娜四处奔波的过程中,她一直随身携带4个证件。一个是自己在周口老家时办的,尚未过有效期的二代身份证件;一个是自己嫁到洛阳后,在洛阳当地用当地地址办的二代身份证,(两证地址不同,号码相同)。还有两个户口本,一个迁户口前,在娘家户口本上的个人户口记录;一个是迁户口后,婆家的户口本。

即使这么多身份证件,王娜娜说,在维权时,她还是无法得到“王娜娜就是王娜娜”的身份证实。

两人可同用一个身份证号吗?

记者在中国高等教育学生信息网查询发现,“ 顶替者”在2006年7月毕业时,毕业证书上还是王娜娜的身份证号。而在王娜娜与“ 顶替人”的父亲对峙时,其父出示的身份证信息,已发生改变。是更换了身份证号,还是除了入学及毕业时,一直都未曾使用过王娜娜的身份证号? 两人难道可以同时使用同一个身份证号码吗?

2月22日,周口市公安局太昊路派出所户籍处的工作人员说,身份证号绝不能两人共用。当日,记者也查询了王娜娜的身份证号码,系统中,只有王娜娜一人的信息。

“顶替者”是谁?

王娜娜说,“顶替者”是一名教师,是否属实呢?2月22日下午,记者曾与王娜娜一起,到周口市公安局太昊路派出所查询“王娜娜”父亲在学校出示的临时身份证号码信息。经查,“王娜娜”412701开头的周口市民身份证号码信息属实,且是指纹录入办理。

记者又请周口市教育局用此身份证号码查询,2月23日下午,记者从周口市教育局获得查询结果,持此身份证号码者目前在淮阳县一公办学校工作。记者随后致电淮阳县教育局办公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注销学籍会给顶替者带来什么影响

“如果是在岗教师,肯定开除公职。”2月22日,在周口市教育局,招生办公室的樊主任表示,不管如今身份证号是否相同,“高校毕业证书上的身份证号是不会改变的。”

“注销学籍的话,会通知到当事人所在单位吗?”记者问。

“不清楚,但当老师靠的就是学历,教师晋职称啥的也会审查学历。学信网上一查学历没有了,估计也该解聘了。”信访办刘主任说。

顶替如果属实王娜娜咋维权

河南春屹律师事务所主任张少春律师分析,冒名顶替上大学的行为违法,且有可能涉嫌刑事犯罪。

首先,根据我国法律规定,公民享有姓名权,有权决定、使用和依照规定改变自己的姓名,禁止他人干涉、盗用和假冒。冒名顶替上大学即假冒他人的姓名。因此,对方冒名顶替侵犯了他人的姓名权,或者叫做人格尊严权。

其次,如果对方在冒名顶替过程中存在伪造国家机关公文或印章的行为,有可能涉嫌刑事犯罪。张少春律师建议,王娜娜可以直接到人民法院起诉维权。

记者手记

谁促成了这场“变身”

“王娜娜”和她的父亲还是不愿接我的电话。

写这篇稿子时,我曾反复纠结,事件的曝光,会给洛阳、周口两边的家庭带来什么“后遗症”?

还记得“罗彩霞事件”留下的结果是,顶替者王佳俊离家出走,他的学籍、党籍、户籍被注销,工作被开除,他的父亲入狱。可以看出,最后为之付出代价的,是顶替者及其家长。而引起该事件的相关利益链条中那些模糊的东西却在调解中悄然隐身。

如果王娜娜事件中,事实正如“顶替者”的父亲在录音中所说,花5000块从中介买的指标,他和自己的女儿,是否也要付出如此惨痛的代价?

是谁促成了这场“变身”? 招录环节是否“无辜”?这种现象如今是否已能杜绝?比起挖出“王娜娜”是谁,这些更应得到我们的关注吧。

新华网曾在“罗彩霞事件”火热期间,发表过这样的话:

高考的干净度在某种意义上代表社会的良心,关乎社会各阶层公平流动的可能。时至今日,我们不想看到像王娜娜一样,被“偷去”合法身份的人们,在如何维权中无奈彷徨。也不想看到“顶替者”再成为唯一为这个“错误”付出代价的人。

货车着火直接开进消防队:1分钟灭火刷新记录(图)

最新文章
技术更多...
资讯更多...
运营更多...
图集更多...
下载更多...
商城更多...
推荐内容